美国当代小说家欧康纳对生命意义的永恆探求:《启示》

2020-07-30 18:07:03 来源:C生活书 作者:

美国当代小说家欧康纳对生命意义的永恆探求:《启示》

欧康纳生活和创作的时代,经历了二战与六○年代美国社会运动前期。面对生存思维和信念均被强烈冲击的时代,又深受红斑性狼疮的长期病症所苦,使得欧康纳倾向透过信仰的角度来看待世界。

欧康纳曾说过,对她而言,生存意义的中心在于基督对我们的救赎。作为虔诚天主教徒的欧康纳,一方面在篇名跟人物的取名,极喜欢运用圣经的典故,加深人物与他们遭遇事件的连结。例如〈启示〉跟〈审判日〉两个篇名,源自于《圣经》里的《启示录》,在人名的部分,〈启示〉里攻击特平太太的玛丽.格雷斯(Mary Grace),「Mary」隐喻圣母玛丽亚(Virgin Mary),「Grace」则有恩典之意。而〈帕克的背〉里,帕克的英文全名则是俄巴底亚.以利户(Elihu Obadiah),前者是曾宣告上帝判决的希伯来先知,后者则是约伯之友。

另一方面,欧康纳也十分懂得在故事情节巧妙置入某种带有宗教情怀的奥秘情节,让笔下人物蒙受某种形式的「启示」后,得到真理的验证。像是〈启示〉里外表看似和善但内心骄傲的特平太太,她把自己跟丈夫克劳德放在其他人的高度,既瞧不起黑人跟有色人,对于不同的白人阶层也加以善待或鄙视。直到遇到玛丽以「某种激烈而又隐密的方式,超越了时间、地点和条件」,给予特平太太一个痛击,并逼使特平太太意识到自己原来并没有自己想像中的好,跟他人之间也没有特别不同,态度才转为谦卑。

而在〈帕克的背〉里,帕克误把刺青带来的惊奇感,当成自己对于神圣力量的嚮往,他在身上刺遍了猛兽武器一堆图案,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刺青不但没有想像中色彩斑斓,反而只是杂乱无章的东西。直到妻子萨拉的出现,帕克才渐渐受到他那作为虔诚教徒的妻子影响,愿意将他从没刺过青的后背,刺上了上帝的画像。而〈审判日〉的老农民坦纳,则自以为自己能像年少时掌握、驾驭黑人,在搬到女儿纽约住处后,恣意对邻居贴标籤,结果反被对方打到中风、命不久矣。

这些人物在性格或命运的变化,也许是意识形态的改变,也许是在死亡的瞬间有了某种顿悟,不管如何,都对人物本身产生了某种不可逆的质变。这幺一想,欧康纳惯用的死亡和暴力,看作一种强调启示力度的手段,似乎也不再那幺可怕了。

在科技跟物质日益繁荣的现代,人类看似已经不再事事需要神,但内心仍有对于不可见力量的渴望,或是对生命意义的探求。正如启示(Revelation)「揭开、揭示在前」的原意,欧康纳的小说,就是一篇篇充满人生寓意的启示;透过她冷峻敏锐的目光,我们得以揭开尘俗的帘幕,看见自己的有限跟不足。毕竟在不可知的力量跟真理之前,人永远都是不完美的领受者。时时保持谦逊之心,避免过度的骄傲自满,或许才是人得以持续前进的生存方向。

◎本文摘自《启示》,立即前往试读

《启示》 from Readmoo电子书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Emmanuel Huybrechts

上一篇:
下一篇:

继续阅读
经典推荐